榴榴杂谈

[原创] 社会食物链的设计

榴榴杂谈 2024-02-21 16:56 出处:网络 作者:不同维度书屋编辑:@榴榴
IMC关于社会运作的原理揭示有四大块:

[原创] 社会食物链的设计 


社会食物链理论以前讲过一些。现在我们来逼近它的核心:


[原创] 社会食物链的设计 


在古今中外,像周公、商鞅、马基雅维利、张居正、叔孙通、杰斐逊等,都是社会食物链的天才设计师。至于印度种姓制度,那是社会食物链设计上的杰作
看一下社会食物链的底层逻辑,一定很有意思。
这是第一篇。全文较长。



[原创] 社会食物链的设计 


周树人先生《灯下漫笔》里说:
但我们自己是早已布置妥帖了,有贵贱,有大小,有上下。自己被人凌虐,但也可以凌虐别人;自己被人吃,但也可以吃别人。一级一级的制驭着,不能动弹,也不想动弹了。
因为倘一动弹,虽或有利,然而也有弊。我们且看古人的良法美意罢——
[天有十日,人有十等。下所以事上,上所以共神也。故王臣公,公臣大夫,大夫臣士,士臣阜,阜臣舆,舆臣隶,隶臣僚,僚臣仆,仆臣台·](《左传》昭公七年)
但是台[没有臣,不是太苦了么?无须担心的,有比他更卑的妻,更弱的子在。而且其子也很有希望,他日长大,升而为 台],便又有更卑更弱的妻子,供他驱使了。如此连环,各得其所,有敢非议者,其罪名曰不安分!

[原创] 社会食物链的设计 


对这些话,读中学的时候我没感觉。但现在看一下,我不禁击节赞叹,鲁老前辈玩文学的,但有一个头衔是[思想家],确实当之无愧。

他说的就是经典的社会食物链嘛·虽然这个版本比较简陋,而且前辈玩文学的,只是在表象上描述一下,不可能去深入分析揭示
这是我来干的事。

我们先考察一下《左传》里的这个东东

[原创] 社会食物链的设计 


食物链是假自我得以生存和生存得更好的母体而假自我的一个特点就是不讲逻辑
所以,无论天有没有十日,并不妨碍它可以[推理出]人分为十等,设计出 [王臣公,公臣大夫......]的层级结构。

这种设计的精细程度,不得不让人佩服古人的智慧,干别的不一定行,但干这种事这么富有工匠精神。
从《左传》里看,讲这番话的人名叫无宇。但显然这不是他的原创,他只是参与了维护食物链而不是最初的设计师·这么一条食物链,从中国古代文人非常景仰的r三代] (即夏商周) 即已开始并不断完善,所以到了春秋时期,已经显得天经地义了。

如果一种东西在你出生之前已经出现,并且,在你成长过程中一直不断地被它影响,被它洗脑被它奖励或惩罚,你可能也以为它是天经地义的。也许要在真自我感觉不对劲,并且引起了头脑的反思之后,才会像《狂人日记》中的狂人那样问一句

[原创] 社会食物链的设计 


没有真自我,或者没有头脑,根本不会有逻辑
食物链是一种自上而下的控制或碾压。如何确定最顶层与下面层级的关系呢 ?
我注意到了无宇所说的一句话

楚灵王做令尹时,有一天想去打猎,突发奇想便打了国王用的旌旗,社排提高了,觉得这样很拉风。无宇一看,不是这样的游戏规则啊!于是他跑上去拦楚灵王,并且夸张地砍断了旌旗的飘带,说一一

[原创] 社会食物链的设计 


这句话信息量非常大。
它说明了食物链顶层设计上的中西差异。

在中国,食物链的最顶端,只能有一个老大,绝对是[天无二日,人无二主]的。如果有一群竞争者,谁都想做老大,那就会打个你死我活,PK出最终的老大。
在食物链中只能有一个老大的游戏,一定很残酷。它也很少具有 [分权] [制衡],这些观念和制度配套。

事实上,几千年来,这种游戏规则是如此根深蒂固,我们现在只是觉得有一个老大,然后几个老二老三好像天经地义,而无法想象如果某个食物链里,比如一家单位里同时有两个老大,情况会怎样,那还怎么玩?到底听谁的啊?

但西方从古希腊、古罗马开始,就不是只有一个老大。在古希腊,城邦的行政长官执政官可以有1个人,也可以是几个人。而且他们是由公民大会选举出来的,权力处处受到制约·最高权力机关是公民大会,要审判犯人或决定其它重大事项都由它来,像苏格拉底老师就是由公民大会投票判死刑的。

[原创] 社会食物链的设计 


罗马呢,在共和时期也差不太多。一样有公民大会,一样有公民大会选出来的执政官,一般是两个。
所以,在分权和制衡中,你很难说谁才是真正的老大·就算我们按行政长官就是老大的观念来那也不止一个。作为[新罗马],的美国,总统看上去是老大,比如刚下台的建国好像就很厉害的样子,但也不是想怎么干就能怎么干,要受到国会、最高法院的制约,不一小心还要被弹劾。
当然,对于现代社会来说,设计食物链,主流模式还是中西结合。有一个老大,但也不是他一个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他也要受到核心层,以及基本盘的制约



[原创] 社会食物链的设计 


在考察食物链的设计前,要先解决一个问题。

[原创] 社会食物链的设计 


1) 食物链一定是处在上端的人,利益、心理上掠食处于下端的人,但阶层不一定。比如一个中产上层,并不一定掠食底层,他只是比底层钱多、阶层位置高而已
2) 食物链或多或少都是经过有意设计或有意运作的,但阶层既是有意设计,也是在社会竞争中自然形成。到底是有意设计占的份量多,还是自然形成占的份量多,看的就是一个社会是不是[身份社会]。中国周朝的时候,是典型的身份社会,但在现在的美国,虽然一个人的爹是谁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他的未来,但并不能说是身份社会

[原创] 社会食物链的设计 


3) 阶层结构是食物链的一个结果。一个人往往是从他所处的食物链中得到和失去了什么,才嵌入到了某一个阶层位置中

搞清楚了这个问题后,我们的思维就是,不像看阶层结构那样看它呈现出来的状态,判断这样的阶层结构好不好,而是看三个点

[原创] 社会食物链的设计 


这3点,直接切入了社会人心运作的真相。
我们已经知道,社会食物链是利益食物链+心理食物链。因此,它有这样的特点。

[原创] 社会食物链的设计 


1) 可以有纯粹的心理食物链,但一些心理食物链也掺杂得有利益食物链
比如,一个漂亮但势利虚荣的女人,表示鄙视别的女生。在这里,她只是心理上要获取优势,碾压别的女生,但没有在利益上掠食别人

可是如果这个女人要通过打压,在自己非常爽的时候,也让别的女人为了[活得漂亮]而买买买,心理食物链就掺杂得有利益食物链了

2)并没有纯粹的利益食物链,任何一种利益食物链,都需要某条心理食物链来作为心理基础和保障。一旦心理食物链玩不下去,利益食物链要玩下去就很难了

比如,一个歹徒拿枪出来抢劫,建立了一条短时间内存在的食物链,他要把钱抢到手,也得让被抢的人害怕从而不敢反抗。

[把钱拿出来,要不然我打死你!]就是建立一条心理食物链。

又比如,一个[币圈大佬]割韭菜,形成了一条利益食物链。

但这得韭菜也想发财,有贪婪欲望,同时认为这个大佬是[大神],把自己放到了心理食物链的某个位置。如果他不贪婪,认为r币圈大佬]是个骗子,韭菜没法割的,这条食物链玩不下去。

韭菜贪婪和崇拜的时候,[币圈大佬]需要在心理上也做些什么呢?他必须没有道德压力和心理障碍,内心冷酷,把自己放入心理食物链上的某个位置。如果心软,突破不了心理障碍,心理食物链就建立不起来,即使建立起来也很难运作下去。

以上举的两个例子,食物链都比较低级,非常low。但它们的利益食物链,都需要心理食物链来支撑。

所以,我们所讲的[社会食物链],第一个意思是它可分为利益食物链和心理食物链,第二个意思是,它就是利益食物链和心理食物链融在一块。在不是单独考察心理食物链的情况下,我们所讲的社会食物链的意思,指的都是第二个意思。



[原创] 社会食物链的设计 


越是高级、庞大的食物链,心理食物链越精巧复杂·而且,利益食物链和心理食物链融合的程度越高。
比如中国历史上,人们特别喜欢讲[民心]。还有这样的名言。

[原创] 社会食物链的设计 


论证的例子就是像秦朝等专制王朝就是因为失民心而被推翻的。

这个意义上的民心是什么呢?其实只是在为统治寻找合法性,而不是食物链。

统治是需要有合法性的。如果一个政权在老百姓心中是非法的,可想而知统治者会紧张害怕到什么程度。可是专制王朝的统治,真要建立在[民心]基础上,我们会发现,它一天也统治不下去。

[民心]只是孟子等儒家,去劝一下统治者,或吓唬一下他们而已。统治者玩的都是帝王术,不可能这么天真。以假自我的风格,它想都不会去想。

[原创] 社会食物链的设计 


真相是,[民心]是建立在害怕的基础上的。如果没有让民宗感到害怕,那么,[民心]只会让统治者感到害怕。

只不过,必须遵循这个规律 : [害怕]不要出现在人们的心理前台,而是心理背景。统治者无论表面上多么仁慈和善,背后必然是以强大的、能够震憾民众的暴力机器作为后盾。

在[民心]表示拥护食物链的时候,可以不让民众在心理前台体验到[害怕] ;但如果不表示拥护,暴力机器马上运作,[害怕] 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到民众的心理前台。

这样的心理食物链,始终是食物链的基础和保障。为此,统治者会投入大量的成本,比如明朝有锦衣卫、东厂西厂等各种特务组织,来保证能够生产下害怕]。有相当多的人,是心理食物链的制造业基地中生产[害怕]这个产品的工人。

当然啦,仅仅是让人害怕是远远不够的·因为没有谁可以一直在害怕中生存下去。
所以,还需要让人羡慕,让人觉得有希望,让人在心理上有个出口。

仅仅以羡慕来说,被统治者确实是羡慕统治者的。普遍的现象是,统治者越压榨他们,他们就越羡慕统治者。

原理很简单,压榨得越狠,被统治者的真自我越可能扭曲,假自我越弱小,自我一败涂地。他们渺小衰弱的假自我就必须找一个好像非常厉害的实体来寄生。这个非常厉害的实体,当然就是统治者所代表的那个[大我]。所以,一个连下一顿饭都不知道在哪里的人,喊[大秦威武]一点都不奇怪。

就算不是羡慕,而是痛恨,那又怎样呢?

当食物链摧残了人健全的心理结构,真自我被扭曲,痛恨这种东西,你很难说还有多少自然情感,可能就是主体,而不是结构。

即痛恨的是[为什么是别人掠食我,而不是我掠食别人?],而不是[人掠食别人]。是地位、处境而不是理念的因素,驱动了他们的反应。

所以才说,很多人之所以痛恨不公正,那不是因为他对不公正本身多痛恨,而是痛恨自己处在不公平的吃亏位置。如果让他处在不公正中得益的那一头,他肯定很高兴。

高级、复杂的食物链,心理食物链的设计和运作也相对复杂,而且和利益食物链相互渗透·这恰恰就是[社会人心运作]的含义。



[原创] 社会食物链的设计 


从鲁迅先生的描述,以及其它地方,我们可以看到简陋版本的食物链的一些设计思路。
我准备先分析这个设计思路,然后再第二部分,在具体扩大到考察国家、公司等宏观、中观层面,梳理底层逻辑。

简陋版本的社会食物链设计思路有:

[原创] 社会食物链的设计 


1) 分层级,进行自上而下的控制
王一直到最低端的台,就是层级。他们都被放在了食物链的不同位置里。那怎么连接起来 ?用[臣],这种控制关系。

在食物链中,一个人之所以能够[臣]另一个人,前提是他必须有制度分配或非制度拥有的权力、金钱、影响力等,总之,得有后者需要或者害怕的东西。在食物链中,这些让人需要或者害怕的东西,都可以形成硬权力或软权力,建立控制关系。

因为敬仰、佩服一个人而愿意听这个人的,之所以不是食物链,不仅仅是因为敬仰、佩服是真自我,真自我没有什么 (心理) 食物链,还因为,这里没有等级结构。

但像现在一些大学的博导和博士生的关系如何解释?

有的博导和学生之间,其实是没有建立社会食物链的,他们更多有角色+真自我的关系模式,一伙的。学生尊重老师,老师庇护学生,是一种社会价值交换的关系。

但有的博导和学生之间,利益食物链和心理食物链都建立了。
博导成了 [老板],压榨学生,而在心理上,甚至也碾压学生。

那些自杀的[寒门博士],作为低端正常羊或低端扭曲羊,不幸碰到了作为高端扭曲羊或狼的导师,受不了吃掉而自杀。

[原创] 社会食物链的设计 


2) 食物链必须设计出各个物种
像王、公、大夫,一直到台,是指身份。设计师是不会告诉你,必须要设计出跟身份大致对应的物种来的,而且狼、高正、低正、高扭、低扭高认、低认必须配齐。
我们想一下就明白了,食物链顶端的,一定是或有大部分是狼。
狼这个物种不需要进行[社会生产],因为先有狼,才可能设计出食物链
如果是高正来设计,比如欧文,他设计的就是[空想socialism];比如马克思,他设计的是Communism,都志在摧毁社会食物链。

[原创] 社会食物链的设计 


甚至按基督教的意思,进入天堂后,社会食物链也不复存在。
既然高正其实是很不爽社会食物链的,那么需要配置高正这个物种吗?
需要,但不能多。
为什么需要?
大家看一下各个国家,都在进行[反腐倡廉]就明白了,这意思好像是,官僚系统中,希望大家都是高正或低正,不能有狼和扭曲羊。
之所以需要高正,甚至讴歌高正,是因为:

[原创] 社会食物链的设计 


像历代王朝,比如明朝,都垮塌于在后期没几个高正了。

[原创] 社会食物链的设计 


刮民党也是。

[原创] 社会食物链的设计 


所以高正实际上单独或同时担承了这两种角色用一个社会结构的T中流砥柱]来描述高正,是不过分的。

但高正不能多。

如果高正多了,社会食物链的色彩就会越来越淡,并不符合狼和扭曲羊的利益。

所以,官场上有一套淘汰高正的机制。对这套机制,顶端的狼是很清楚的。

所以,从社会食物链的设计和维持运作的角度,狼、高扭的人数,一定多于高正。甚至远远多于。

除了高正,低正、低扭、低认也必须设计、生产出来。

因为低正、低扭、低认,就是社会食物链的基座,最主要的食物来源,这三个物种的人数要尽可能多,如果是[狼少肉多],那真的太好了。

但问题有点复杂。

我们已经知道,从食物链的设计和维持来说,高正不能多,低正呢?就能多吗?

也不能,至少不能太超过低扭、低认。因为低正多了,他们对什么公平正义自然情感之类的心是很强的,这也会冲淡社会食物链。

所以,社会食物链运作时,总是有这么一些设计,就是制造更多的低扭、低认,来削弱低正的整体实力。

比如,法律的设计,有些是有利于坏人的。

比如,你去扶一个摔倒的老人,他家属来讹诈你钱,事后监控证明你并没有碰到他,但敲诈你的家属,什么事也没有。

从[执法]的角度,总是有利于扭曲羊们,不管是高扭还是低扭。从狗粉的得势,以及相关部门并不太管扭曲羊弹琴扰民、跳舞扰民就知道了。

事实上,如果社会食物链的利益和心理掠食越强,它就必然、必须制造出更多的低扭、低认远超低正的人数。

我说过,现在中国社会,扭曲羊的人数,已经远远超过正常羊。在广州两个小区的观察和心理实验显示,青少年中,低正比例不足10%。

随着扭曲羊的增多,官僚机构的人数也会增加。我懒得抄数据了。

总之这里有一个规律:为了维持社会食物链的强烈色彩,要增加扭曲羊的人数,但扭曲羊人数的增加,又会导致食物链中官僚机构人数的增加,从而又需要从社会中汲取更多的资源。这又会导致扭曲羊进一步增加。这是一个很难解开的套。

那么可不可以不是让低正、低扭人数最多,而是低认人数最多呢?

不能。

低认人数多,这帮人已经认命了,没有动力好好干活创造食物,供养不了整个食物链。所以,虽然因为他们的麻木,不对食物链有任何冲击,但不能多。

最后一个物种,高认呢?

社会食物链需要不需要高认的存在,什么看淡尘世的高僧之类?

需要。

因为这帮人,可以搞得审美价值链很高的样子,让人不要在利益食物链和心理食物链上纠缠,从而有利于社会食物链稳定运作。

但这帮人多了,会造成巨大的破坏效应,就是培养无数低认,导致大家都不想干活了,那还有多少人来供养食物链 ?

所以在中国历史上,这个高僧那个佛是很受推崇的,但如果寺庙太多,也反复发生过多次[灭佛运动]

[原创] 社会食物链的设计 


这么干的目的,就是确保正常羊、扭曲羊、认命的比例中,认命羊一定要远低于前两者。
3)各物种的利益、心理能量,在掠食时要构成一个闭环体系,且各种垃圾心理能量要尽可能回收利用

鲁老前辈说,[台]没有谁可以臣啊,不是太苦了么?无须担心的,有比他更卑的妻,更弱的子在。而且其子也很有希望,他日长大,升而为[台],便又有更卑更弱的妻子,供他驱使了。如此连环,各得其所。

这个闭环有N条路径的.

我们试举两条路径。

[原创] 社会食物链的设计 


低扭可以吃低正。他也可以吃自己的家人。当然,他还可以构成一个完美的循环,跑到[国家民族]这个抽象实体里寄生,背朝 [国家民族],面朝别的弱小国家民族或个体去吃人。这个路径堪称完美。

[原创] 社会食物链的设计 


要么低正吃自己,出现心理问题;要么他也变成低扭,跟低扭一样的吃法。

在这个过程中,食物链利益和心理上掠食后,生产的垃圾心理能量,完全可以回收利用。
一种是回收到[爱国]那儿。比如当年西安那个砸日系车主的低扭。

另一种是回收到市场那儿,知识商人使劲忽悠弱6,某音某手通过让广大强8-弱6排泄心理能量都创造了惊人的市场收益。

说到这里我都要佩服了。这是食物链设计运作时相当高的境界。


0

精彩评论